還沒有徹底降落,楊凡就已經聽見了那些人嘴裡不斷呼喊。

「看來我不在的時間,沈叔在聯盟的位置又升了啊!」

好不容易回到海市,在之前可沒有那麼多人見到沈言就直呼大人的。

也只能說明,沈言確確實實在聯盟的地位提升了不少。

「好了!」

「小凡,這就是聯盟安排的專訪!」

下來之後。

沈言沒有理會那些人的簇擁,反而是從人堆里拉出兩人。

「好的。」

「那沈叔,你們現在是……?」楊凡目光划向後面的姜華陽。

「海市距離華月家裡還有點距離,等你這邊結束之後,我再讓人送她回去。」

沈言有條不紊的應對著外面那些人。

「好的!那我們走吧!」

楊凡知會一句,便和那兩人走到的一處小房間。

因為這次是陳萬山親自吩咐的專訪,所有設備一切從簡。

所以待楊凡走進房間環視,除開兩把椅子和拍攝設備之外,再無其他東西。

「還真是從簡啊!」

「不過這樣也不錯!」

楊凡懸著的心也總算是放下。

「華月,要不先去楊凡的道館休息?」

房間外。

沈言將那些人打發走以後,看著疲憊的姜華月出聲說道。

「不用了沈叔,我在這裡休息就行!」

「待會讓楊凡結束之後,我可能還需要和他說些事!」

姜華陽低著頭,一副有些害羞的模樣。

「事情?」

「原來如此!」

「華月啊!叔叔不反對你們,之前那些話也只是對楊凡說的!」

「所以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知道嗎?」

沈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姜華月一眼。

講到底他還是有自己私心的。

看著自家女兒一天天茶不思飯不想,尤其是整天都看著楊凡的照片,這讓他這個當父親也有些無奈。

所以在比雕背上的話語,也終究是無奈之舉。

他也認為姜華月這個樣子,可能是因為聽到了他說的那些話。

畢竟在他看來,姜華月明顯也是對楊凡有好感的!

「啊?」

「沒有的事!」

「沈叔你誤會了,我是真的有事找楊凡!」

姜華陽抬起頭,故作矜持的用手擦擦眼睛。

其實心裡對沈言的話,基本全沒有放在心上。

她是誰?

她可是姜家家主之女,堂堂的姜家大小姐!

會看上楊凡?這簡直就是開玩笑!

「誰會喜歡楊凡啊!」

「真的是……」

姜華陽心裡不斷的細數著楊凡的缺點。

卻不知自己如果沒有關注他的話,又怎麼會對他如此了解呢?

「好好!」

「我還有事,待會你和楊凡說完叫我就成!」

沈言笑著看向姜華月,搖搖頭自顧自的走了出去。

邊走嘴裡還不斷嘀咕:「年輕真好啊!」

而姜華陽自然也是聽到了這句話,一臉黑線的看著沈言走出房間。

「呼!」

深呼一口氣之後,終於是放鬆下來。

因為目前基本只有楊凡知道她的存在,所以在外人面前,她不得不擺出和姜華月一樣的性格。

就這樣……

時間慢慢過去。

而楊凡和沈言回來的消息,也隨著剛才那些圍觀者的散去,而傳遍了海市。

同樣的。

在海市道館將楊凡房間收拾得一塵不染的沈詩柳,手中拿著楊凡小時候和她的合照,雙目無神的坐在沙發上。

突然間!

手機響起一陣陣急促的提示音!

讓她本就傷感的心裡,意外多了些煩悶。

「怎麼突然這麼多消息?」

「真是的!」

「凡哥哥,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回來啊?」

沈詩柳有些費力的挪動自己的身體,將手機拿起。

微弱的屏幕燈光,映照在她有些泛黃的臉上,顯得格外憔悴!

「這是……」

「爸爸回來了嗎?」

打開手機的一瞬間,推送的消息就霸佔了屏幕。

「震驚!最近榮升聯盟總部審查官的沈言沈大人以及曾經的海市道館館主……」

因為手機屏幕原因,沈詩柳就只能看到這麼多。

但是她的呼吸卻一下子停滯!

「爸爸回來了……」

「曾經的海市道館館主……」

這一刻!

沈詩柳顫巍巍的點開標題!

在首頁的照片上,沈言正一臉嚴肅的回答著問題。

而後面……一席黑色身影卻是直接讓沈詩柳泣不成聲!

「凡哥哥!」

沈詩柳低聲抽泣。

發白的骨節緊緊握住手機。

眼角的淚珠也像是斷了線了一般滾滾落下。

少女一直以來擔憂的心,在這一刻終究是流露了出來!

隨後想到什麼的沈詩柳,連忙拿著手機仔細的向下翻看。

生怕錯過任何一條精確的消息。

「聯盟酒店?!」

就是這!

在拿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後,沈詩柳直接衝出道館,甚至連鞋子都沒有來得及換。

在她心中,現在只有一個地方!

聯盟酒店!

……

「好的!」

「感謝楊凡館主對此次專訪的支持!」

「觀眾朋友們!我們下期見!」

小小的房間中,聯盟工作人員的聲音響起。

楊凡也終於是解脫了!

雖說一切從簡,但專訪還是進行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。

那些問題也沒有多為難他!

總而言之,這是一次讓楊凡比較愉悅的採訪!

等一切處理完之後。

楊凡揉揉脖子就走出了房間,準備和沈言說一聲就直接回道館。

而在之前房間等待的姜華陽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。

打開房門走了出去。

與此同時!

楊凡剛剛抬起頭,莫名的有種被人注視的感覺。

轉眼望去……

一道熟悉而瘦削的身影,讓他一下子愣住了!

「凡……哥哥!」

一路跑到聯盟酒店的沈詩柳。

因為過度奔跑臉色慘白!

顆顆汗珠也從額頭緩緩落下!

在見到楊凡的瞬間,一直奔跑的腳步也慢慢停下。

就靜靜的站在遠處看著。

而且不知是不是身為女性的第六感!

沈詩柳的視野中,在楊凡身邊似乎多了一道身影。 「師兄!」現場慕容家的子弟驚呼一聲,看着兩個在家族內實力相當強悍的師兄傷重如此,在驚慌之後連忙出手救治,不過他們自身也帶着傷,幾乎可以說是自身難保,也沒什麼救人的經驗,只是在師兄身邊手忙腳亂,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風清一把抓過其中一人的肩膀,把他往後推,回頭撂下一句:「閃開,我來。」便低頭開始察看他們兩人的傷勢,從傷口的形狀與深度判斷他們是被什麼靈獸攻擊。

葉缺擔心風清過於直接的言語會得罪人,連忙擠到他的身旁,但從慕容子弟臉上焦急的表情,他知道自己多慮了,立刻加入風清的行列,出手幫忙救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