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晴盯著彈幕看了一陣,很多彈幕吵著要夏晴做一些奇怪的料理。

「炸、炸成天婦羅?你們說的是盤羊料理之前的那一期吧!我也看過,不過……感覺好像很難的樣子,等我找個時間學著做一下吧……希望能做好。」

夏晴擦了擦臉上的汗,然後抱起在那趴著休息等待開飯的徐聞貓貓,「和大家一起道聲再見吧——」

「喵喵!」

徐聞貓貓忽然沖著夏晴喵喵叫起來,夏晴愣了半天才終於想起來這件正事。

「啊對了……明天我要提前向大家請個假……嗯,明天就開學了……啊?不是我開學啦,是我妹妹。」

夏晴溫聲說道,「我妹妹從明天起就要開始上小學了,我要親自送她去學校。」

【快讓我未來的小姨子出來看看!】

【不要自戀了,我的小姨子怎麼可以給你們看!】

「嗯……我妹妹?暫時是不給上鏡的!以後……以後有機會再說吧!下播啦下播啦,再見!」

夏晴關掉直播信號,頓時像是鬆了一口氣般,臉上的笑容也慢慢舒展開來。

「那麼疲憊的話,休息兩天不直播也沒關係。」徐聞貓貓一邊說著話,一邊舔著夏晴的手臂。

對於這種被徐聞稱之為「動物本能」的行為,夏晴現在已經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不再去吐槽了。

「最近是在推薦位上直播,儘可能還是想做更多更好的表現才行……」

做菜因為有很多準備工序和製作時間,一般來說美食博主都會去做剪輯投稿視頻的多,當然像夏晴這樣悶著頭去直播做飯的也是有一些的,火的就基本沒有,大多是憑著興趣做著玩的,現在的夏晴反而快成為了近期美食直播系列的頭牌——

雖說是頭牌,但也談不上什麼人氣和掙錢,夏晴的艦隊目前仍然是孤零零的只有張元龍一個艦長。

這其實也是大多數冷門直播的現狀,但現在的夏晴還對目前的這項工作充滿熱情,她很希望能做長久下去。

徐聞從貓貓變回到人類后出來,夏晴正在洗米煮飯。

「對了晴寶,明天開學,是不是意味著晚桃和霧雨終於不用每天待在家裡了?」

「你看上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啊……」

「那當然。」徐聞點頭道,「這樣就沒人和我搶飯吃了。」

「你怎麼就這點出息……」

「說起來,明天怎麼安排?兩邊不能同時過去吧?」

「我打算帶晚桃去報道,然後霧雨那邊外公之前是說他帶霧雨去報道……」

「什麼叫做『之前』?」

夏晴頓了一下道,「就是……外公他一個好朋友前幾天腦中風了,那位爺爺兒子在國外沒人照顧,外公這幾天一下班就去照顧他。」

「自己家的事情應該要更重要一些吧?」

「也不能這麼說……畢竟人家孤苦伶仃的一個人……」

「霧雨不也是孤苦伶仃一個人去報道,你不管她的話——」

望著夏晴期待眨巴著的大眼睛,徐聞頓時露出嫌棄的表情:「你那意思,簡直是明說想要我去陪她一樣的……」

「徐聞!」

「幹嘛。」

「你是不是我男朋友?」

「是。」

「那霧雨是不是你妹妹?」

「現在還不是,」徐聞一手托腮一手撓頭道,「我們還沒結婚呢。」

「你現在倒是分得很清楚啊你!」夏晴雙手叉腰,氣呼呼地說道:「所以你是真的不打算陪霧雨去報道咯?」

「嘖……」

雖然夏晴沒有說出威脅的話語,但徐聞卻顯得有些妥協,「那首先也得霧雨自己願意——」

「不要他,我自己一個人也能去報道。」

夏霧雨伸筷子夾菜,奪走了徐聞看上的一塊紅燒肉,「高中有很多從村鎮里來念書的同學,他們都是一個人來報道的。」

「看吧,我就知道她不願意。」

徐聞微微一笑道,「不過,你個沒朋友的居然會知道這個,是特意了解過了嗎?」

大概是沒預料到徐聞會注意這種細節,霧雨回答時顯得有些支支吾吾的:「要……要你管。」

「霧雨姐姐你就讓徐聞哥哥陪你一起去嘛,你一個人多寂寞呀?」

「不會,我一個人還清閑一點,跟徐聞一起就——」

「霧雨。」

一直沒有搭話的夏晴這時突然有些嚴肅地望向霧雨道,「讓徐聞陪你去,這樣我才可以放心。」

平時總是笑呵呵的夏晴鮮有機會露出這樣威嚴的一面,見姐姐如此堅定,霧雨也就不再堅持,「他要願意去的話,我就和他一起去吧……不過他跟我年紀差不多,看著很容易被當成同級生而不是監護人的。」

「這樣不也挺好,跟我走在一起,顯得你有個帥哥朋友,這樣大家特別是女生,都願意親近你。」

「你惡不噁心,自戀狗!」

夏霧雨攔住了徐聞試圖夾起最後一個紅燒肉的筷子,氣呼呼地說道,「別以為自己長得人模狗樣的就多了不起,你也就那樣!」

「笨蛋,我要是不帥的話,你說晴寶怎麼會看上我?」

「姐,那你說徐聞到底帥不帥!」

「你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!」

徐聞和霧雨同時轉過腦袋,等待著夏晴對徐聞樣貌的評價。

「啊……那個……徐聞的話,本身是修仙者,反正也可以變化樣貌,帥不帥什麼的沒關係吧……」

「看吧!我就知道姐會站在我這邊——」

可憐霧雨還緩過興奮勁來,夏晴在一旁忽然又補了一句道,「但現在也蠻可愛的,我很喜歡。」

「看吧!晴寶認證!喜歡我噢!」徐聞得意地嚷嚷起來。

「可愛就已經是不帥的意思了!」

「帥不帥無所謂!喜歡我是一輩子的事情!」

「所以你要承認自己丑咯!」

「誰說的!」

霧雨和徐聞爭執不休,一旁努力乾飯喝湯的夏晚桃看到這一幕,笑嘻嘻地和姐姐夏晴附耳說道,「徐聞哥哥和霧雨姐好像小孩子呀,晴姐姐。」

「他們……本來就是小孩子呀。」

夏晴輕輕撫摸著妹妹晚桃的頭,眼眸里流露出無限笑意。 葉秋突然開口。

「張子豪,等一下!」

張子豪腳步一頓,眼神落在葉秋的臉上,問道:「你是誰?」

「他是我的孫女婿。」徐老及時開口。

葉秋無語,我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孫女婿了?我怎麼不知道?

徐長今面色羞紅。

張子豪瞟了徐長今一眼,笑著問葉秋:「不知道這位先生有何指教?」

「我叫葉秋,華國江州人。」葉秋先是自我介紹,然後走到張子豪的身邊,小聲說道:「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你。」

「不知葉先生想問什麼?」

葉秋說:「你認不認識李正熙?」

張子豪眼神閃爍一下,反問道:「葉醫生問李正熙做什麼?」

「看來你認識他。」葉秋道:「李正熙的那批古畫是從你手裡買的吧?」

張子豪眼中出現了戒備。

葉秋笑道:「不瞞你說,我平時就喜歡倒騰一些古畫收藏,你手裡還有古畫嗎?只要有,不管有多少,我全要了,價格保你滿意。」

原來這小子的目的是古畫啊!

「那些古畫我都賣給李正熙了。」張子豪說。

「可惜……」

葉秋一臉遺憾,問道:「張先生,你手裡還有其他的好東西嗎?」

他可是聽軍神說了,這傢伙前不久盜了一座大韓皇室的古墓。

張子豪搖搖頭,說道:「之前我是弄了不少好東西,可惜都賣了。」

草!

葉秋心中暗罵張子豪貪得無厭,你都盜了一座古墓了,還綁架徐老的私生子,真是人心不足。

張子豪話音一轉:「葉先生,既然你喜歡古玩,那以後我弄到好東西了,第一個聯繫你。」

「那就這麼說定了,張先生,希望以後我們合作愉快。」葉秋伸出了右手。

張子豪也沒多想,笑著與葉秋握手。

隨後。

張子豪登車離去。

他一走,徐志明就疑惑地說道:「葉秋,先前在藏寶室,父親那麼多寶貝送給你你都不要,現在怎麼又找張子豪買古畫?」

葉秋說:「我只是想確定一下,李正熙口中的那個盜墓團伙頭頭,是不是張子豪?」

「現在看來,李正熙送給徐老的那批古畫,就是從張子豪手裡買的。」

徐志明罵道:「張子豪這個傢伙,不僅搞綁架,還盜墓,死不足惜。」

葉秋很認同徐志明的話,點頭道:「他確實該死。」

這時,徐志明對徐老說道:「父親,張子豪就是一個匪徒,您對他是不是太客氣了?」

徐老笑道:「我這麼做,是希望他不要傷害昌旭。」

「父親,那五十億真的要給張子豪嗎?」

「信譽是商人的第一生命。我既然已經答應,那自然要給他。」

「父親,有一件事情您想過沒有,如果事後這件事情傳了出去,那以後別的匪徒效仿張子豪,綁架我,或者綁架慧嫻和長今,那您怎麼辦?」

「我一樣給贖金。」

徐志明搖搖頭,說道:「父親,我的意思是說,這種事情就不能軟弱,一定要強硬,馬上報警,讓警察把張子豪抓起來,杜絕以後再出現這樣的事情。」

徐老嘆息一聲:「志明吶,你還小看了張子豪。」

「他犯下了那麼多驚天大案,香江警方追捕他多年也沒有逮住他,你認為我們大韓的警方會比香江警方更厲害嗎?」

「張子豪雖然是一個匪徒,但他絕不是一般的匪徒。」

「你見過哪個匪徒可以那麼淡定地跟我面談?」

「你以為張子豪不知道我們家裡有很多保鏢?他既然敢大搖大擺地來,那他就一定有所防備,像他這樣的亡命之徒,一旦被激怒,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「他求的是財,我們求的是平安。」

「只要昌旭平平安安的,花五十億又算什麼?」

徐志明想了想,覺得徐老說得有道理。

畢竟,對於他們這種身份的人,錢只是一個數字。

徐老又道:「不過,這件事情給我提了一個醒,以後家裡要加強安保,你們出去也要多帶些保鏢,不能讓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機。」

「嗯。」徐志明點了點頭。

徐老看著葉秋笑道:「葉秋,今天我有點累了,先去歇會兒,就不陪你了,讓長今帶你四處轉轉吧!」

「好。」葉秋一口答應。

當天晚上,葉秋在徐家吃完晚飯之後,就從藏寶室把乾坤鼎取走了,然後待在房間裡面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