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他好像很緊張的樣子!

南宮玥眼睛微眯,陰陽怪氣的看著對面的晏王。

晏王敏銳的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得有些異樣,而且也清楚這異樣的源頭是誰。

但他不太清楚怎麼會變成了這樣?

明明上一秒還都好好的,怎麼下一秒就好像要爆發大戰?

而且還是自己的贏面還非常小的大戰!!

上官晏一向善於將危險扼殺於搖籃之中,他乾咳一聲,淡淡的問道:「怎麼了?我今天穿的有什麼不妥嗎?」

「沒有!」南宮玥收回視線,學著他的樣子,淡淡的道:「朝服和常服都是黑黝黝的顏色,就算是撒上一些湯漬誰又能看的出來呢?」

上官晏:「……」

他瞄了一眼自己的袖口處。

哪裡的顏色比地方稍微深一點,雖然不是什麼湯漬,但也比湯漬好不到哪裡去。

那是他喝茶的時候看到南宮玥突然從小巷中出來,不小心撒上的。

上官晏捋了捋袖子,將那一小塊攥緊手心,不動聲色的運轉內力。

一陣輕的既不可見的熱氣升起,淼淼裊裊,沒幾下就消失在馬車裡。

袖口重新變得乾燥整潔,上官晏從馬車固定的匣子里拿出一個紙包打開,一股濃郁的肉香立刻在馬車裡飄散開來。

南宮玥剛想回頭看他搞什麼鬼,眼前就出現了一隻色澤金黃、還在這餘溫的燒雞:「你餓不餓?要不要吃點燒雞?」

盯著眼前的燒雞至少三秒,南宮玥轉開頭,道:「我不……唔。」

話沒說完,嘴裡就被人塞了一根鮮香的雞腿。

原來上官晏以為她想吃,但不好意思,於是撕了一個雞腿塞進她嘴裡。

南宮玥咬著雞腿瞪向上官晏。

上官晏非常耿直的往她嘴裡捅了捅,道:「吃啊,你不是最喜歡這家的滷味?」

南宮玥閉眼深吸一口氣……頓時比剛才更加濃郁的香氣湧進鼻子。

口中的雞腿也誘惑著她咬下去。

猶豫再三,南宮玥最終還是妥協在雞腿的『淫威』之下。

她接過雞腿,咬下一口咽下,稍稍安撫了胃裡的饞蟲,才噘嘴說道:「我看在雞腿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這麼多!」

上官晏寵溺的看著她:「好。」

「慢點吃,這裡都是你的!」上官晏把燒雞放在小桌上,從鐵壺裡倒了一杯水遞給南宮玥。

他蹙眉問道:「你中午沒吃飯嗎?還是你母親不讓你吃燒雞?」

南宮玥三兩口把嘴裡的肉咽下去,搖頭道:「都不是,是我最近太忙了,好久沒光顧他們家了。」

上官晏從來不知道一個人能將優雅跟豪邁融合的這麼好。

但凡兩者之中,那個多出一絲一毫,優雅就變成了故作矜持,豪邁則會變成粗魯無禮。

可他的小姑娘卻能將兩種融合起來,也算是一種天分了。

吃完雞腿,南宮玥又啃了一個雞翅膀,這才心滿意足的擦嘴擦手。

「不吃了?」上官晏看著還剩下的大半個燒雞,眉頭微蹙:「你吃的太少了。」

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一直想吃的東西,還是別的什麼原因,南宮玥心情很好的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家滷味?又要帶著燒雞去哪啊?」

上官晏動作一頓,撤下另一隻雞腿兩口啃完,道:「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嗎?就是你想的那樣!」

南宮玥眨眨眼,壞心眼的裝無辜:「我早就猜到了?猜到了什麼?我怎麼不知道?還有我想的那樣?你怎麼知道?」

接下來上官晏沒再說話,開始認真的解決燒雞。

南宮玥靜靜等著,就在她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,就聽那人聲音極輕的說道:「自然是買給喜歡吃的人,送給喜歡吃的人。」

「噢。」

南宮玥故意拖長了音調,要笑不笑的看著他。

「不準笑。」上官晏剛說完,南宮玥的笑更放肆了。

南宮玥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,只知道有意識的時候兩人已經貼在了一起。

兩人彼此交換著燒雞的味道,馬車裡的氣溫開始升高。

…………

兩刻鐘后,趕車的車夫把馬車停到了鏡湖邊上。

車夫敲了敲車壁,低聲道:「主子到了。」

過了好一會兒,車簾才被人掀開。

先下來的人是上官晏,他跳下車后,轉身朝車上的人伸出手。

南宮玥臉色紅撲撲的,嘴唇艷紅水潤,仔細看還能瞧出點點腫。

她偷偷看了眼跟她情況差不多的上官晏。

想起剛剛在馬車上發生的一切就心跳加速,渾身燥熱。

上官晏這個老流氓就不要臉多了,沖著她笑笑還不算完,竟然還伸手過來擦了擦她的唇角,柔聲道:「怎麼吃的嘴上都是油?」

立在一旁的車夫立刻看天看地看鏡湖,就是不敢看他們兩人。

南宮玥要原地爆炸了。

她羞憤的瞪了他一眼,小聲道:「別瞎說!」

「哦。」上官晏略顯失望的應了聲,但收回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在她臉上掐了一下。

然後在她耳邊小聲誇道:「小玥兒好可愛,好像咬一口。」

灼熱的氣息噴佛在她的頸項,激的她腿腳發軟。

「你走吧!」南宮玥深吸一口氣,冷酷無情的推開他。

上官晏立刻知道小姑娘臉皮太薄,要被惹毛了。

「那可不行!」上官晏搖頭拒絕,一本正經的說道:「我現在走了,你怎麼回城裡?」

心下則想:看來以後要多逗逗小姑娘,不然總這麼皮薄,可怎麼使得!

絲毫不覺自己以後將走上鍛煉臉皮厚度的南宮玥,這才恍然覺得自己上了賊船。

她本來是想著雇一輛馬車的,結果遇到這傢伙就給忘了。

南宮玥還沒想好要怎麼反駁上官晏,就聽他又道:「而且你自己進去我會擔心的,還是我跟著比較好。」

。 這秦閥,不僅公然踐踏天策戰神的尊嚴,還要將整個天策軍徹底整死。

天策軍不僅是秦風的王牌,而且也是王族極其看重的一股力量。

這樣的門閥,簡直就是大夏毒瘤,其存在一天,都會給華夏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。

老太監氣得握緊了拳頭,全身不斷顫抖。

本來,他和秦風之間毫無關係,但是看完這一幕,下定決心,回去要將這裏的事情告訴國主。

讓王族來制裁秦閥!

「怎麼樣,孽種,你考慮清楚了沒有?」

秦天問冷冷看着秦風,毫不留情的譏笑道。

秦風五官抽搐,「不行,我不答應!」

「大人,答應他!」

「大人,兄弟們的命都是你救下來的,你要是死了,兄弟們馬上跟你一去死!」

「是啊,大人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!」

戰士們虎目發紅,紛紛朝着秦風大吼道。

常言道,男兒有淚不輕彈,然而眼前這些征戰沙場多年的壯漢,一個個紅了眼眶,忍不住淚流而下。

秦風身軀不斷顫抖,臉上露出艱難的掙扎之色。

他看到有戰士已經拿出來了戰刀,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只要自己一死,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跟着自己一起殉葬!

「秦風,答不答應?」

秦天問再次冷冷問道。

秦風深深吸了口氣,聲音變得嘶啞無力,「好,第二條,我答應你!」

聽到這話,秦天問冷笑起來。

他很享受秦風臉上那種絕望和無力的表情。

他會讓所有人知道,這就是和秦閥為敵的下場!

而另外一邊,林允兒則是神色蒼白,身軀顫抖不已,淚水濕了面龐。

自己的丈夫活下來了,可是她身後,這一千多名精銳的戰士,都要替丈夫去死!

她接下來的一輩子,永遠都會活在痛苦和絕望之中。

看着自己還沒有任何反應的小腹,林允人內心忽然亦真後悔。

「孩子啊,你們為什麼要這個時候到來!」

「你們來的……真的不是時候!」

「還不如讓我和丈夫一起死了算了!」

林允兒臉上看不到一點血色,自暴自棄的想到。

為了這對孩子,為了讓丈夫活下來,得讓一千多名天策軍的戰士陪葬。

他們的命,難道就不是命了嗎?

一旁的蕭戰,和加百列,也是沉默無言。

他們心底都有一種絕望的情緒蔓延開來,這一次,一切都完了!

秦風幾十年的努力,全部付出多留,正如當年一般,被秦閥剝奪的乾乾淨淨。

再次變成了那個一無所有的落魄之人!

然而,這還沒完。

開出第二條件之後,秦天問臉上露出殘酷,猙獰之色,說出了最殘忍的第三個條件。

「第三個,聽好了!」

「老子要用嫁衣神功,將你的丹田從體內抽離出來,交接到我的兒子,秦君臨身上!」

「你廢了他的修為,就要付出代價,對他進行彌補!」

此話一出,全場嘩然。

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,雙目血紅的死死瞪着秦天問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此刻秦天問已經在天策軍戰士含淚的血目中,死了上千次!

剝奪了秦風的財富不夠。

解散了天策軍還不夠。

還要殘忍無比的抽離秦風的丹田,讓他徹徹底底淪為一個廢人!

秦風渾身一顫,緩緩抬起頭,雙目血紅的盯着秦天問。

「你做夢!」

「我就算是死,也不會將丹田交出來!」

秦天問猙獰大笑,「這是你咎由自取,如果不是你對我兒子動手,也不會落到今天的下場!」

一旁,秦君臨則是興奮的笑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