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嗚嗚嗚……好嚇人,你剛才嚇唬人家,嗚嗚……」

「九天神雷好可怕,人家差點就沒了……」

「好怕啊,嗚嗚……」

九尾狐眼睛轉了一下,就蓄起了眼淚,面色一垮,就癟嘴哭了起來。

奚淺「!!!」

什麼鬼東西?!

她嘴角狠狠一抽,看着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……九尾狐,關鍵,你是男的啊!

哭個毛線!

奚淺扶額,不經意瞥到他像是斷了線的眼淚,眉頭狠狠一抽。

「嗚嗚……」九尾狐哭着哭着,看到對面的人沒有表示。

就偷偷抬頭看了一眼奚淺。

就剛好。

對上了她清冷的眼神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九尾狐:他是繼續哭還是收起來,在線等,挺尷尬的。

「做什麼攔住我的路?」奚淺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。

就嫌棄的收回了眼神。

辣眼睛!

九尾狐有些尷尬,現在他是哭也不是,不哭也不是。

嘴角隱隱一抽,他硬著頭皮看過去,「……我沒攔你。」

對天發誓好嗎?

他又不是嫌命長,一開始這女人出現的時候,他就有種前所未有的危險感覺。

好似生命受到了威脅!

他瘋了才會攔住她,去試探。

「真的,我發誓!」看到奚淺偷過來懷疑的眼神。

九尾狐反應極快,立刻舉起手發誓。

奚淺挑眉!

「不是你……」

那就是她了!

。 南頌這一覺睡得瓷實,從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。

一覺醒來,神清氣爽。

正好趕上周末,南琳本打算在家躺屍,卻是被南頌拍了起來,硬要拉著她出去逛街。

南琳本以為是陪姐姐出來買衣服,沒想到南頌是要給她買。

「姐姐,不用了,我衣服多著呢。」

「多什麼,都是些印著卡通文案的衣服,什麼叮噹貓小豬佩奇的,日常穿穿也就罷了,你想上班的時候穿嗎?還有你身上的牛仔褲,都洗的發白了,該換了。」

南頌先前一直忙忙碌碌的騰不出時間,顧不上南琳,好不容易騰出空,當然要給她來個全面大改造。

她把從衣架上挑的衣服一股腦塞進南琳手裡。

「去試試去。」

南琳抱著一堆衣服,求救的目光朝一旁的顧衡看去。

顧衡笑道:「你姐說的有道理,脫胎換骨就在今天了,去吧皮卡丘!」

南琳孤立無援,只得乖乖聽命。

一進更衣間,顧衡就悄咪咪對南頌道:「南總,您不能這樣,什麼都包圓了,我都沒有發揮空間了。」

南頌坐在沙發上非常總裁姿態地翻著雜誌,淡睨他一眼。

「想要機會還不容易,衣服挑好了你來買單。」

顧衡嘴角一抽抽,低聲道:「您饒了我吧,就這裡的衣服,隨便買兩件我一個月的工資就進去了。」

窮苦的打工人表示消費不起。

南頌冷淡道:「沒錢還追什麼女孩子,追蚊子去吧。」

顧衡:「……」

他為什麼要去追蚊子?

追那玩意倒是不用花錢,但是費血啊。

南琳換好衣服從更衣間出來,南頌和顧衡就坐在沙發上看著,時而點頭,時而搖頭。

她時而歡喜,時而惆悵,最後徹底成了一個沒有感情的換裝模特。

換了大概二十多件,南頌終於鳴金收兵,對導購員指著試過的一堆衣服道:「把這些包起來吧。」

導購員眼睛都亮了,這是碰上了財神爺啊,發了發了。

這麼有錢的富婆,她也想傍一傍啊!

從衣服店出來,南頌又帶著南琳去買了兩雙高跟鞋,三個包包,把財大氣粗、揮金如土、一擲千金等成語發揮得淋漓盡致,所到之處都留下了小南總瀟洒的刷卡身影。

走路走累了,南頌帶著南琳去美髮店做造型,顧衡先把買來的東西拎到車上去。

「美女,您想剪個什麼髮型?」托尼老師正式上線服務。

南琳覺得留長發太麻煩,想剪成短髮。

南頌這邊,卻是想留長了。

她頭髮從小就長得出奇地快,打記事起就沒留過短髮,一直都是長發,偏棕色。

十八歲之前母親看得她很嚴,不讓她染髮,十八歲之後她就開始放飛自我,什麼大膽的發色都嘗試過。

趁著年輕,還沒有禿頭的風險,南頌覺得,她可以再試一試。

「要這個。」

南頌當機立斷,選了個玫瑰紅的顏色,並讓造型師幫她把頭髮接長。

頭髮得漂,得染,還得接,沒有三四個小時做不完。

顧衡深諳女人做頭髮是一項浩大的工程,乾脆在車上睡上一覺,等差不多了再上去服務。

南琳比南頌結束得早,對著鏡子看著自己暗金色的新造型,小聲嘟囔著,「也不知道顧師兄看了會不會喜歡?」

南頌淡淡道:「他喜不喜歡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喜不喜歡。」

古人說:女為悅己者容。

但女人化妝打扮,「悅己」才是最重要的,至於別人喜不喜歡,愉不愉悅,誰在乎他們?

經歷過之後,南頌才明白,喜歡你的人,不管你是濃妝艷抹還是素麵朝天,他都會喜歡你;反之,不喜歡你的人,就算你在他面前表現得再謹慎、完美,他也不會多看你一眼。

所以,何必為了取悅別人而活,自己過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南琳笑著點點頭,「我很喜歡。」

「那不就得了。」

南頌看著煥然一新的妹妹,也跟著笑,「等把你這身學生裝換下來,就真的是職場麗人了。」

她這邊還得一會兒才能結束,打發南琳出去轉轉,給她一張黑卡。

「喜歡什麼就買,咱不差錢。」

南琳很少出來逛商場。

她上大學的學費都是靠自己的獎學金和課餘時間勤工儉學攢的,勉強夠維持學費和生活費,衣服也就是幾件倒換著穿,並沒有閑錢出來購物。

商場一樓都是珠寶和護膚美妝的專櫃,她對護膚美妝等興緻不大,但對珠寶興緻頗濃,走進了一家珠寶店。

因是周末,店裡的客人不少。

櫃姐們給客人介紹並試戴著一些珠寶首飾,臉上掛著招牌可人的笑容。

這個品牌屬於國外的一個小眾高奢品牌,設計感一般,之前設計師還被傳出抄襲的醜聞,但不知為何在國內很受歡迎,價格高到離譜,普通的白領一般消費不起,前來採購的都是富家千金或者豪門太太,還有不少小網紅或者代購。

南琳穿著白T牛仔褲,樸素得讓櫃姐們完全當成了透明人,一點招待她的意思都沒有。

她便自己逛著,看看有什麼新鮮玩意。

看著一款手鏈的設計感還不錯,南琳指了指,禮貌地問道:「這條手鏈可以拿出來看一下嗎?」

櫃姐其實並沒有那麼忙,卻還是一副不耐煩的態度,把手鏈拿出來,就去照顧別的客人了。

南琳將手鏈從盒子里取出來,細細端詳了一番,想戴上手腕試試,還沒繫上,櫃姐就誇張地喊起來,「誰讓你戴的,我們這裡不允許試戴的!」

她嗓門很大,嚇了南琳一大跳,旁邊客人的目光也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。

南琳動作僵住,愕然道:「為什麼不可以試戴?」

「什麼為什麼,沒有為什麼!」

櫃姐態度很惡劣,不由分說就把手鏈從南琳手上拽了下來,動作很粗魯,在南琳的手腕上劃出了一道紅痕。

南琳吃痛擰了下眉,櫃姐臉色瞧著比她還難看,仔細擦拭了一下手鏈,滿臉嫌棄道:「都弄髒了……這條手鏈可是本店的限量款,貴得很,買不起還試什麼試?」

旁邊客人傳來幾聲譏誚的哼笑,不屑地看著南琳,好像她站在這裡都是對這裡的一種玷污。

南琳臉漲得通紅,轉身就要走,卻迎面撞上一道窈窕的身影。

「買不起就不讓試了?這是誰家的規矩?」

伴著一道清冷的嗓音,眾人紛紛抬起頭,只見一個染著玫瑰紅頭髮、全身高定、時尚又靚麗的女人邁步進來,氣場一米八。

氣質拿捏的死死的。

南頌將南琳手上的黑卡直接朝櫃姐砸了過去,聲音冷冽,眼神睥睨,「讓我瞧瞧,你家什麼寶貝是我試不起,買不起的?」

。 哈哈樂玩具廠。

所有工人們開始加班加點,加量生產鎧甲勇士相關玩具。

現在公司的支柱玩具是卡布達和悠悠球,爆丸和魔仙棒雖然也很受歡迎,但是銷量上有著不小的差距。

不過等到鎧甲勇士入場之後,這個格局就會變化了。

「玩具做到這個程度就可以了。」老工人顏安青說道,在他手上拿著一個半米長的弓箭式樣的武器,這是炎龍鎧甲的烈焰刀。

這是基礎款的玩具,看上去塑料感很足。

也是賣的最便宜的那種,哈哈樂不能總是高高在上,也要下沉到基礎市場嘛。

建議零售價:15塊。

太良心了,家長們,少抽一包煙、少吃兩口肉、少開一次車,孩子們的快樂這不就來了嗎?

這是幾個武器的定價,還有幾個變身器,被顏安青設計成了塞硬幣就能喊出「XX鎧甲,合體」的樣式,操作流程在劇中表現的很完整。

這些小傢伙的顏值可不低,沈城將硬幣項鏈戴在脖子上,又帥又潮。

項鏈和硬幣之間是靠磁石鏈接的,用力一拽就能拽下來,塞到手腕上的變身器里,就能變身成自己心儀的鎧甲了!

「鎧甲武器上,風鷹鎧甲風鷹劍、炎龍鎧甲烈焰刀加量生產;變身器上,除了地虎鎧甲之外的都加量生產,鎧甲模型上,炎龍鎧甲加量生產。」

沈城回憶了一下自己的童年,當時的市場情況就是這樣。

炎龍鎧甲自然是最受歡迎的,其他的各有擅長,地虎鎧甲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,充話費送的小可憐,熊孩子這麼現實的生物根本不屑一顧。

除了哈哈樂玩具廠之外,其餘幾個拿到沈城授權的大玩具廠也開始加班生產,爭取在《鎧甲勇士-光影傳說》首播的同時,鋪設到全國的市場。

孩子們,你們高興嗎?

家長們,你們高興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