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沫心下正疑惑之際,一個弱弱的男聲從後堂中傳了出來。

「是誰?是邦古老師嗎?」

「不是不是,是我。」

埼玉循聲走去,從後堂中攙扶出了一個青年男子。

此人生著一頭茶色長發、身形頗有些瘦削,看上去就不像是個能打的人。

「茶嵐子,是你呀。」

「埼玉……」

被埼玉叫做「茶嵐子」的青年坐好后,望着前來的蘇沫一行人,滿眼皆是迷惑。

他和埼玉早就認識了,但卻並不知曉蘇沫等人是誰。

還用不着他問,傑諾斯便開始逐一介紹起了蘇沫和吹雪等人。

「各位,你……你們好。」

茶嵐子吃力地抬起胳膊,正準備和蘇沫他們打聲招呼呢,手臂上瞬間就傳來了一陣強烈的痛楚,迫使他將剛抬起的手又縮了回來。

直到這時,蘇沫方才注意到,他的胳膊上,還打着一層厚厚的石膏。

看樣子也是被餓狼給打傷了,沒一兩個月估計是好不了了。

蘇沫等人紛紛落座以後,茶嵐子又將餓狼的所作所為講了出來。

自從餓狼叛逃出師門以後,邦古的武道館就一天不如一天了,甚至都已經經營不下去了。

稍微有點兒本事的師兄師弟們也都紛紛離開武道館,去另謀生路了。

可以說,現在整個武道館中,還有名在冊的邦古的弟子,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。

「邦古老師他,沒和你們一起回來嗎?」

定了定神后,茶嵐子開口問道。

蘇沫不忍心將邦古又回A市去抓捕餓狼的事情講出來,只能簡短地回答道:「邦古他在A市裏還有任務,就先不過來了。」

「哦,這樣啊……」

茶嵐子嘆了口氣,滿臉儘是心灰意冷。

「對了,你有餓狼的消息嗎?」

蘇沫開口問道,想藉此旁敲側擊地打聽一番餓狼的動向。

但,連英雄總部都抓不到的餓狼,他茶嵐子身處于山林之中又怎麼會知道呢。

茶嵐子再次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,垂頭喪氣。

見他神情如此低落,眾人也都不好再開口說些什麼了。

正當這時,直覺一向敏銳的念動力俠忽然注意到,茶嵐子身旁的供桌上,正擺放着一張皺皺巴巴的傳單。

是的,傳單。

這一張傳單,與此時武道館的氛圍顯得頗有些格格不入,因此念動力俠才會一眼就注意到它。

「那是什麼?」

念動力俠起身,剛想拿過傳單來看一看,茶嵐子卻已經先他一步,用那隻還能動的手把傳單給搶了過來。

「沒……沒什麼……」

他搖著頭,囁嚅著道。

「全球武術格鬥大賽?」

蘇沫不知何時從茶嵐子手中取過了這張傳單,喃喃地念了出來。

直到他開口,茶嵐子方才發現,自己的傳單不知何時竟到了蘇沫的手中。

這也難怪,自從蘇沫突破了第一層的神經鎖后,即便是更高難度的探囊取物,他也能輕鬆做到…… 休斯頓戰機事件后,紐約時報、華盛頓郵報、洛杉磯時報、環球時報以及一些小報,都紛紛報道此事。

不過很顯然,

各家報紙的輿論傾向不同。

紐約時報說:

「hd安保作為米國最大安保公司,在沒有得到任何政府部門授權下,出動戰鬥機,在米國境內開炮,造成人員死傷,這件事情值得警惕,是否違反法律,是否應該對安保公司做出相關限制,以避免過度使用武力。」

華盛頓郵報說:

「根據我報記者現場所見,兩架飛機俯衝下來,對準黑幫團伙開火,沒有一點顧忌,當即打死五六名黑幫團伙成員,十幾輛轎車被打報廢,場景堪比戰爭,黑幫團伙當即嚇得四散奔逃,戰鬥機在飛行第二輪后,見下方已經沒人這才離開。」

「據說,被打的人員家屬準備上告hd安保公司,並要求嚴懲開炮的兩名飛行員,本報關注後續發展。」

洛杉磯時報作為哈迪集團的合作方,語氣就又有所不同。

「據我報調查,《超級偶像》選秀團體外出表演,在休斯頓遇到當地黑幫勢力騷擾,黑幫分子想要強行帶走夢露小姐,演出團兩名保鏢阻止,從而引發衝突。」

「黑幫團伙糾集上百人,手持槍械想要武力搶奪夢露小姐,雙方發生激烈槍戰,兩名保鏢極力抵抗,壓制上百名黑幫分子三個多小時。

就在彈藥耗盡情況危機時,hd防務公司飛行俱樂部兩架p51趕到,在看到黑幫分子要衝進去殺人,萬分危急的情況下,採取了緊急必要措施,對黑幫分子開火,極大的震懾了想要殺人的黑幫分子,化解了更大的危機發生。」

「幾個小時后,hd安保增派的安保人員趕到休斯頓,夢露小姐及其表演團,這才得以安然離開休斯頓趕往新奧爾良。」

而環球時報,

則赤果果的站在自己人一方。

甚至都不是報道。

而是一篇戰鬥檄文。

「休斯頓「海姆幫」,人數約莫在五六百人,頭目首領『科恩海姆』,更是一個兇狠暴戾的犯罪分子,涉嫌謀殺、搶劫、強間、販毒、買賣婦女、敲詐勒索、綁架富商、走私等多重罪名。」

「今日,休斯頓警方已經對海姆幫的情況立案調查,並全力抓捕頭目首領科恩海姆。」

「《超級偶像》表演團隊,是hd安保客戶,公司派遣兩名安保人員對表演團進行保護,科恩海姆想要強行劫走夢露小姐,兩名安保人員極力阻止,對方派來上百人搶奪,其行為極大危及被保護人員安全。」

「兩名安保人員在上百名黑幫分子圍攻下,保護了表演團隊安全,對於他們的工作,hd安保做出獎勵,每人獎勵現金3000美元,並提升為2星保鏢,每月工資漲30%。」

「公司同時獎勵帶薪休假一周,帶家屬去邁阿密旅遊,旅遊期間花費由公司負責。」

「另外,兩名執行任務的戰鬥機飛行員,因為工作出色,公司獎勵每人2000元現金。」

「普通人,面對窮凶極惡的黑幫分子,根本沒有自保之力,hd安保所做的一切,全都出於對客戶的保護,hd安保的口號就是,~~「拼盡全力保護客戶安全」。」

很多人心說。

這不是新聞。

這他媽就是一篇廣告。

對保鏢和戰鬥機飛行員大肆獎勵,這是赤果果的表示他們做的很對,鼓勵安保人員今後繼續這樣剛。

說實話,

這些獎勵再次提振了安保隊員的積極性。

而且從環球時報的報道上,可以看出很多內容,以前海姆幫在休斯頓行事猖獗,可為什麼沒人管,這次卻迅速被定為犯罪團伙,還不是因為他們得罪了哈迪集團。

hd安保的行為是合理合法的。

他們面對的是一群黑幫分子,為了保護客戶,開炮怎麼了,很多人覺得很應該。

說實話,

民眾沒有多少對黑幫有好印象的。

對黑幫下手狠一點,他們一點不覺得hd安保囂張跋扈,或者會對他們造成威脅,反而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。

玩輿論戰。

哈迪沒怕過。

在米國,甭管你多蹩腳,多麼一眼假的理由,只要你敢說,都可以成為理由。

有些人就是,我明著就是騙你,哎~,你還不能把我怎麼樣。

這就是米國思維。

再說哈迪的理由也很充分啊,安保人員對付黑幫分子,有毛病嗎,沒毛病啊。

……

休斯頓。

夜晚。

一群身穿hd安保作戰服,帶著頭盔手持重武器的安保隊員,襲擊了『海姆幫』在休斯頓的所有據點。

幫派駐地。

夜總會。

賭場。

酒廠。

碼頭倉庫。

妓院。

敢有反抗的機槍掃射亂槍擊斃,剩下的人全部抓起來交給在外面等待的警察。

海姆幫在休斯頓的產業一夜之間全部被掃蕩一光。

抓了200多人。

在休斯頓某鄉下別墅。

幾十名安保隊員直接衝進一座莊園,對科恩海姆進行抓捕,科恩海姆持槍反抗,被安保隊員當場擊斃,身中二十多槍,一代黑道梟雄就此隕落。

翌日。

休斯頓警察局對外召開新聞發布會。

公布行動結果。

「經過警方嚴密部署,一舉消滅了盤踞在休斯頓十幾年,作惡多端的海姆幫,頭目科恩海姆被擊斃,抓捕黑幫分子236人,這些黑幫分子交代了很多以前做過的案件,警方將在調查清楚之後,移送法院進行起訴。」

其實很多人都知道,這次行動完全是hd安保的功勞。

這次行動哈迪出動了他最精銳的手下,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,哈迪最親近的幾個兄弟,掌管著hd安保最強悍的幾支力量,總數不過200多人,可這些人一個個全都身經百戰,在加入安保公司后,又經過二次強化訓練,已經初具後世特種作戰部隊雛形。

哈迪手裡這200多人,即便面對一支兩三千人的普通軍隊,都有一戰之力。

而且突襲能力極強,是哈迪手裡的尖刀。

這次行動之後,各大報紙再次進行報道,民眾看完之後,很多人感覺特別痛快。

黑幫終於也有怕的人了。

普通人面對黑幫,沒有一點反抗之力,包括一些公司企業都是如此,除非你的資本達到一定規模,比如加入財團,這才有可能受到財團勢力保護。

可全美加入財團的企業有多少,不足百分之一,主要是他們想加入可財團不要,資格不夠。

他們怎麼辦?

找警察?

別開玩笑了。

遇到黑幫勒索,很多企業只能乖乖交錢,一點辦法沒有。

可現在他們發現猛然一件事情,hd安保竟然不怕黑幫,有黑幫惹了他們,直接硬鋼,甚至把一個強大的黑幫給滅掉。

真是太硬了。

很多人發現一個現象,這次滅掉海姆幫,原本一向和哈迪集團唱反調的紐約時報,都表示這件事情做得好。

其他報紙更是一股腦誇獎。

還有報紙披露出細節,甚至猜測性文章,說什麼科恩海姆在鄉下別墅被抓時,都跪下求饒了,還是被亂槍打死,死的很凄慘。

hd安保發言人被記者採訪時表示,那些都是謠傳,他們只是接到休斯頓警方要求,協助配合展開抓捕行動,科恩海姆頑固反抗,才被流彈打死的,根本沒有跪地求饒被殺一事。

哈迪此刻正在邁阿密。

夢露她們的表演團在新奧爾良演出結束后,已經抵達邁阿密,此刻雖然是1月,可邁阿密的氣溫依舊有20多度。